世代正義 性別平等

PTT仇女「母豬教」台灣性別意識進展及網路身份、社群發展縮影

PTT仇女「母豬教」台灣性別意識進展及網路身份、社群發展縮影

「母豬教事件懶人包」
事件前因起自 2016年中,南韓發生一起隨機殺人事件,南韓社會開始探討網路仇女社群「Ilbe」引發的社會效應,隨後在台灣以女人迷為首的女性議題網站開始針對這種近年來逐漸嚴重的厭女文化做探討,包括文章、座談會等型式討論性別及世代的社會議題,連帶探討台灣網路社群PTT內對女性不友善的文化。

首先浮出枱面的是「女性當兵」議題連署,因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裡針對「修改《兵役法》要求女性也要當兵」之議題連署超過5000人附議,政府相關主管機關須在60天內也就是11月24日前做出回應。此為兩性議題的第一波討論。

10月中,網路BBS社群 PTT開始有人針對苗博雅日前在座談裡提到PTT社群有類似厭女、仇女行為的「母豬教」一詞,話題開始在網路社群中引爆。又因為苗博雅和人渣文本周偉航參戰介入,引起對網路上對「網路身份」、「網友匿名性」的進一步討論。

這件事件的主戰場是「性別議題」副戰場變成「網路社群身份認同」的集合事件。
以下分四部分來討論這次引起廣泛注意的「母豬教」事件。

一、母豬教源起及解釋
二、PTT角度-網路匿名性及網路身份認同
三、媒體評論
四、台灣性別平等現況

一、母豬教源起及解釋:

「母豬教」不算是個真正的宗教,其由來是 PTT的嘲諷文化,起源於一些主要的意見領袖針對新聞或是事件的嘲諷被認同開始,漸漸創造出來的詞彙,認同文章內容的網友會半開玩笑的自認為「教徒」,並不是一個固定、有結構的組織,可以說是有類似感受的「想像共同體」。

「母豬教」主要是針對女性的拜金、敗德、利用社會對女性的「禮遇」佔便宜的嘲諷,主要常見的用詞有:

「倫家是女森」:意即表示自己是女生就可以不用做粗活或是獲得禮遇、請客吃飯。
「母豬母豬夜裡哭哭」:諷刺部分女性在身體年輕時欺騙男性,到了晚年後悔來不及。
「女權自助餐」:認為女性掙取女權只挑有利的部分並未負上相對的責任「女性當兵」議題也由此來。
「母豬只愛錢」:傳統觀念習俗會要求男性要有房有車或是豪華婚禮、聘金等經濟能力要求。
「我不是仇女 我是仇母豬」:用此表示謾罵的對象並不包括一般女性。

圖片來源:https://www.dcard.tw/f/boy/p/224454365
圖片來源:https://www.dcard.tw/f/boy/p/224454365

雖然一開始提出這個角度的PTT網友認為這是「女權過剩之下弱勢男性的反擊」,但其使用在後來擴張至攻擊所有的不被認同女性,例如:

「台女都是母豬 不意外」
「母豬愛洋屌(喜歡外國人)」
「母豬愛露又怕看(偷窺事件受害者)」
詳見網友收集:
PTT裡母豬教使用之截圖實例 100多張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0-31-23-16-19

此次事件的導火線:
女人迷的座談文字稿「苗博雅談母豬教:厭女文化,其實反映了背後的焦慮

文章內容提到 PTT的「母豬教」做韓國網路仇女社群「Ilbe」做類比,探討現代社會文化變遷之下,女權意識相對提高的同時某些男性在原本傳統的「父權結構」下被要求要有較高的經濟能力、對女性禮遇等要求、責任還在,但是對女性的控制力變得薄弱,包括女性不再溫柔體貼、不願全面負擔家事育兒責任等等,這種供需不平的現象反應在求偶市場上因為經濟能力較差失利而引起的厭女現象。

這個座談會的文字稿出現後,PTT開始用《[問卦] 苗博雅算不算母豬?》標題討論而引起這次的戰火。

但詳細分析「母豬教」的仇女成員,其實不只包括在兩性平權過渡期中受困,無法反應的男性焦慮,成員可粗分為三類:
1. 父權結構下弱勢男性:
因為經濟能力較差,無法供養傳統女性而失意轉為仇恨者,或是對資本主義社會下的男性弱勢情況感到不滿。
2. 傳統社會觀念裡物化女性者:
單純將女性視為物品評等,認為某些女性行為失德者為品質較差的母豬。
3. 好玩跟風的網友:
單純好玩並未深入思考者。

除了原本的性別議題圍繞在現代男性弱勢所以要捍衛男性發聲的權力及希望他們的困境被聽見,也同部分針對「父權結構」、「女權主義」的解讀及科普,另一個主要的PTT意見就集中在政治人物及名嘴和網路意見領袖的匿名性問題。

二、PTT角度-政治人物、公眾人物及網路身份:

1970年後出生的人多半在求學時期就開始使用網路,而有「網路世代」之稱,而在 1980-1990後出生的孩子多半從小就有使用網路的習慣,也被稱為「網路原生世代」。相較1970之前的世代,網路世代對網路當然是比較熟悉,也善於運用許多網路工具對網路身份及現實身份也有一定的掌握程度。

1980後的網路原生世代,相對更認同自己的網路身份的比例也極高,網路社群等於現實社群的情況也更為普遍。

在這個背景之下,苗博雅在PTT的回文因為指名了一位ID為「蘇美」的PTT意見領袖出來舉行實體的座談會,因此引起了一波對匿名文化及政治人物話語權之間的討論。

人渣文本參戰:
周偉航一開始介入是用一篇文章分析《PTT嘲女信仰的結構》來回應這個事件

其後因為用影片說明自己前一篇文章是在「釣魚」也就是故意激怒PTT群眾,以取得數據資料,其目的不是要和 PTT網友討論,而是分析他們的論述戰力及人數等數據,引起強烈的反彈,認為其行為不符合道德期待。

PTT的主流意見認為,現實的政治人物不應該強迫網友出面,網友並不會因為網路匿名性而無法對自己的帳號及言論負責,因為即使是匿名的網路帳號也有其固定的人格及社交群,並非完全不負責任,對某些人來說,網路身份的重要性更是大過現實生活。比如:

網友Mü Jou認為:「網路的筆戰本來就該回歸網路筆戰,而且今天戰的是立論,而不是投票比人氣。」

王景弘認為:「我們對網路的期待,不就是不論輩份,不論個人,只看論點嗎?
公共人物想具名討論是為了自己的公共倡議,為了自己的倡議就要把一個不想做公共事務的人拖出來對質… 真的是我們要的公共討論嗎?」

我是小生認為:「首先我要澄清,關於第一點,不知道哪裡得到的結論,我是「看不慣苗約人出來談」的行為而已,針對的是個人的特定行為,竟然被擴大解釋成對某個特定群體的反感,不知道是不是哪裡誤會了。」

三、媒體評論:

關鍵評論:
插畫:沙豬與母豬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52343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52343

端傳媒:
【談談母豬教與台灣女體政治…】http://bit.ly/1W5mY8a
【黃星樺:一個異男的女性主義】http://bit.ly/1pu3w65
【黃星樺:藝人的認同,與國族/父權的焦慮】http://bit.ly/26lLQLM

臉紅紅:
14612465_1187939664601159_8814112980135756329_o
https://www.facebook.com/ilovelianhonghong/photos/a.536332239761908.1073741827.107238426004627/1187939664601159/?type=3&hc_location=ufi

四、台灣的性別平等現況:

吳學展:「女權過剩、男人才是弱勢!」何解?—第一屆性別弱勢爭霸賽,正式開始!

摘錄行政院主計處的統計,可知目前台灣的性別平等狀況雖然相較各國算是很進步的國家,但在某些地方還是有不平等的地方:
「同工不同酬:台灣2014年女性薪資只有男性的85%
女生分不到遺產:2011年繼承遺產的女性只佔34.1%,男性佔65.9%
家庭教育資源分配不公:2005年申請就學貸款的女學生多於男學生
家務分工:因料理家務而未就業的女性有48%,男性則僅有0.8%」
「女權過剩、男人才是弱勢!」何解?—第一屆性別弱勢爭霸賽,正式開始!

事件地平線:男女平等嗎?台灣性別平等的相關指標

暗月編小結:
此次「母豬教」事件引起社會對性別議題的重新探討,除了引出許多對「女權定義」、「父權結構」的說明論述之外,也讓人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看見包裝在仇女、厭女之下「母豬教徒」也是一種弱勢族群的可能性,同時也延伸了新世代對網路身份的看法,對網路匿名性及對事不對人討論的可能性。

期待透過這個整理,可以讓大家看見一個事件在網路上發生時多元的論述及結構,為這個社會的足跡留下紀錄。

發表迴響